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 > 区县澳门威尼斯赌场,威尼斯赌场 > 北川 > 正文
【北川】从"曹山"到"朝安"——昔日贫困村的美丽蜕变
发稿时间:2021-02-22 09:09   来源: 绵阳日报
  摘要:初春的阳光和暖地照耀着群山环抱的小村落,周围的茂林修竹苍翠安静,一个农家小院里却热闹非凡。村民熊兴宇家刚杀了猪,10多位邻居和亲友分坐在两张大桌旁,兴高采烈地吃着“庖汤肉”。欢声笑语中熊兴宇豪迈举杯:“以前辛辛苦苦养头猪出来,只能杀了卖钱。今年这两头猪400多斤肉,一斤都不卖,全部用来自家吃!”大家会心地开着玩笑:“现在腰包里不缺钱了,说话都硬气了!”

朝安村村民喜盖新房 (孟青亮 摄)

  初春的阳光和暖地照耀着群山环抱的小村落,周围的茂林修竹苍翠安静,一个农家小院里却热闹非凡。村民熊兴宇家刚杀了猪,10多位邻居和亲友分坐在两张大桌旁,兴高采烈地吃着“庖汤肉”。欢声笑语中熊兴宇豪迈举杯:“以前辛辛苦苦养头猪出来,只能杀了卖钱。今年这两头猪400多斤肉,一斤都不卖,全部用来自家吃!”大家会心地开着玩笑:“现在腰包里不缺钱了,说话都硬气了!”

  昔日贫困村 今朝换新颜

  春节前夕,记者来到北川曲山镇朝安村,发现这个昔日的贫困村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:崎岖狭窄的土路变成了宽阔的水泥路,山林里的柳杉和各种药材长势正旺,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沟穿村而过,鱼儿在阳光下欢快地跳跃着,现代化的圈舍里猪肥牛壮,清风过处,酒香袭人……

  见记者来访,村民们争先恐后地讲述着村子的变迁。据介绍,朝安村系2020年由曲山镇原曹山村和安子坪村合并而成。熊兴宇所在的原曹山村是一个省定贫困村,全村128户300多人,仅有耕地60余亩,土地的“先天不足”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。2008年“5·12”特大地震中,村里49人遇难,房屋和道路几乎全部受损,村里经济发展更是“雪上加霜”。震后,在党和国家及全社会的关心帮助下,村民们的住房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,但由于条件受限,绝大部分村民只能长年外出务工。2014年,曹山村人均年收入仅2700余元,村集体经济为零。

  国家精准扶贫政策犹如一场及时雨,给这个贫穷的小山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希望与活力。2015年,北川县委农办对口帮扶曹山村,农办派出的“第一书记”和帮扶工作组长期驻扎在村里,与村“两委”一起,一家家摸排致贫原因,了解发展意愿,因地制宜为曹山村确定了“河边种竹子,半坡栽树子,山顶养羊子,缓坡种菌子,河脚养鱼挣票子”的发展规划。同时,积极争取到一系列项目资金,为村里新建和扩建生产便道3.5公里、新建蓄水池2口、新建堡坎243立方米、铺设水管2000米,极大地改善了全村的基础设施。2016年,成都师范学院将总投资40万元的“四川省科技扶贫项目”投放曹山村,带动全村发展羊肚菌种植。仅此一项,全村共计增收30余万元,其中贫困户通过自家种菌子、基地务工和分红等,实现人均增收6000余元。当年底,曹山村便实现了整村脱贫摘帽。

  人人都是“抓钱手” 家家都有“致富经”

  “没有国家的好政策和这么多帮扶干部的无私帮助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”今年39岁的熊鑫曾经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,因为家贫,36岁还没能娶上媳妇,没有一技之长的他多年来只能在外面建筑工地上做小工,收入微薄勉强度日。在村支部和“第一书记”的帮助下,他学会了玉米酒烤制技术并申请到5万元小额信贷作为启动资金,和弟弟熊波一起在村里开办了“熊大熊二森林酒厂”。日子一天天好过起来,熊鑫也水到渠成地娶了妻子、有了孩子。

  2020年8月,北川遭受了百年一遇的特大洪灾,熊鑫酒厂的4间厂房和几千斤酒全部被冲跑,损失20余万元。在各方的支持下,他很快重建了酒厂,确保了脱贫不返贫。如今,“熊大熊二”和他们的玉米酒不但在本地小有名气,甚至还远销到了山东、河北等地。“如今村里条件好了,我也不准备出远门打工了,就在村里搞发展,钱挣到了,家也照顾了。”熊鑫说。

  59岁的邱大勇也曾是建档立卡贫困户,这几年通过种植羊肚菌、中药材和养蜂、养猪等多种经营,不但顺利脱了贫,还成了村里的“致富能手”,家庭年收入达到了10多万元。“以前路不好,有好东西也卖不出去,加上缺乏资金和技术,想搞点啥都难。”邱大勇说,“现在好了,吃得好住得好,娃娃有书读,年轻人有门路挣钱,老年人有养老保险,生病吃药还可以报账,啥烦心事都没了。”

  “曹山”变“朝安” 开着汽车奔小康

  曹山村的变迁有目共睹,周边的村子也自然而然地愿意向其“靠拢”——2020年,北川实施“合村并组”改革,曹山村周边的几个村都主动表示希望与曹山村进行合并,最终隔壁的安子坪村“如愿以偿”。两村合并后按照群众意愿改名为“朝安村”,寓意“世世代代幸福安康”。

  “2020年,我们村年人均纯收入达到了27000多元,是2014年的10倍!”村支书邱大红介绍说,如今村里家家户户都在镇上或县城甚至市里买了房子,85%以上的家庭都有汽车,有些家庭还有两三辆车,拉货用货车,坐人有小汽车。村民们开玩笑说,“现在我们村是开着小车在前进!”村民富起来的同时,村集体经济也实现了零的突破,“我们把村集体的10多亩竹林和冷水鱼养殖场承包出去,每年有44300元的固定收入。目前在整个曲山镇,我们村的集体经济收入是最高的。”邱大红自豪地说。

  邱大红的父亲曾在曹山村当了32年支书,他自己从村团支书、文书干起,后来被全村人一致推选为党支部书记。在“5·12”地震中,邱大红的父母、妻子和儿子都不幸遇难,全家只剩下他和女儿。震后他重新组建了家庭,10多年来始终一心一意带领全村搞发展,脱贫攻坚中更是天天扑在工作上。在外面做生意的女儿不忍父亲如此劳累,便跟他说:“您当个村支书才挣多少钱,出来跟我干,每个月我给您发1万元工资,每年再给您发10万元年终奖。”但邱大红拒绝了,他说:“这是我的信仰,也是我的事业。你看那么多帮扶干部,他们不是本村人,都在为我们村的发展尽心尽力,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本村人,还有什么理由不留下来好好干?”在今年初的换届选举中,邱大红再次高票当选,兼任村支书和村主任。“我已经55岁了,上级和群众信任我,将这么重要的担子交给我,我一定和全村干部群众一起,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乡村振兴继续努力。”

  采访中,村民们念叨得最多的,除了邱大红的名字外,还有先后几任“第一书记”:曾宇、王春、王国聪。“都把我们当自家人,给我们办事比给他们自家办事还上心……”69岁的村民吴翠华说起这些,情不自禁地湿润了眼眶。正是因为有这样的“带头人”和扶贫干部的倾情付出,曹山村才彻底告别贫穷走上了小康之路。

  春天里的一草一木,都在默默地见证着这个小山村从“曹山”到“朝安”、从深度贫困村到全民小康村的变迁。新的起点上,朝安人民正在朝着世世代代幸福安康的目标稳步前行……(绵阳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杨檎)

     编辑:郭成



相关新闻: